林中行 ---“猫调”日记之一

文章来源:    作者:李瑞春       发布时间:2014-12-05     浏览量:

                                                 一 爬山
       吃罢早饭,分任务跑线。我带民工王鹏斌、王代军跑0815线要爬到与铁楼分界的大梁上,今天的路线远。在下河坝途中经过一片陡峭的石壁差点摔了下去,情急之下抓住一颗小树才保平安。惊了我一身冷汗。
       开始向上爬了。太陡峭了,太难走了,我们抓着竹梢、树枝爬行。我几乎是咬牙切齿前行的,全身被汗水浸透只需把背心用手轻轻一拧,汗水就会滴落一地。11点56分,2540米,饿了,吃了方便面充饥后继续爬行。爬到2800米处,有一颗铁尖油杉直径约1米,高约30米,根部发现一大熊猫卧迹,周围竹丛有咬节,树干上留有长长的抓痕。 根据现场情况分析,大约两个月前有一只大熊猫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月,树干上的抓痕就是这只大熊猫上蹿下跳时留下的。难以想象的是这胖乎乎的家伙滚动着圆圆的身躯是怎样从这粗大笔直的树干上自如爬行的,从抓痕上看,已爬到10米以上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下午四点,爬到大草滩了,草滩里汩汩溢出涓涓细流,海拔3145米。我们把剩余的方便面和着溪水全吃了。躺在大草滩上,看周围的景色真是惬意。远远的连绵的群山林海茫茫,山峦吸着白云,林间鸟鸣婉转,身旁细流潺潺。我对民工说这里真的美啊,民工憨厚地笑笑说,不错,真美!草滩里生长着野大葱,我拔了根试吃,不错辛辣中带着微甜,拔点回去又是很好的调味品。民工王鹏斌眼睛不幸被树枝戳伤了,我劝他少吃点葱。
                                             二 下山
       上到梁顶是3240米,已经是下午16点48分了。顺着大梁走了二十多分钟,按路线该从侧面山脊下山,但是太陡峭了不敢下,只好撤回向东穿越丛林,竹丛遍地,荆棘丛生,手脸都划破了。这片不足百米的丛林我们穿行了一小时才走出来。只能沿着沟谷下了,由于下雨涨水溪流湍急,溪水周围生长着萱麻,稍有不慎,只要沾上就会把人刺得灼痛难当。沟里走路更加艰难,只要能踩稳脚就算不错了,所以需要反复找路,相当费体力,加之又累又饿,只好掬水充饥。
                                           三 过夜
       20点40分,天完全黑了,正值农历二十,月亮出来要到后半夜了,伸手不见五指,又无照明,更糟的是前面悬崖下不去了,怎么办?我们只好饥饿边摸汗水边往沟旁的树林爬行,爬模了大约100米,找到了一点较为开阔的地段,借着gps的微光寻了些干树枝生火,又借着升起的篝火砍了几颗碗口大的树截了烧。我们向着火一口接一口地吹,火越吹越大,经过半小时的努力,燃烧起来的火焰终于能看见周围的景致了。我们把包里能吃的都翻找出来:一捆野大葱,4颗糖,还有吃方便面时保留下来的三个油包,我们分着吃了,才把野大葱剥了皮在火了烧着吃,但是吃多了胃里难受,也不敢多吃。心想这时能有个馒头或一碗面吃该多好啊!两位民工砍了些竹子铺在篝火周围算是地铺。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我听到他们的鼾声却是难以入睡,心想这次也许是这辈子最难忘的林间过夜了。
       月牙儿慢慢地爬上树梢,极亮的银光像一副精美的手镯,高大的松林如万箭齐发直刺夜空,远处的萤火忽明忽暗的发着幽光,煋红的篝火映衬着两张熟睡的脸,疲惫、无奈,梦呓中发出“唉、唉”声。我有些内疚,我是工作,他们是因生活而挣工钱,我遭此际遇理所当然,但他们却因我而跟着受罪,但是他们付出的比我多,带路、砍柴生火、铺地铺,还要选最向火最温暖最为舒适位置让我休息。他们敦厚善良,处处想着别人的行为深深触动了我,我真的第一次在困难中,在同舟共济中品味到人性的闪光。虽然很累,需要好好睡一觉,却是心潮澎湃毫无睡意,我边攒柴边吹火坐了一夜。
                                        四 归途
       凌晨6点,天亮了,我们收拾行囊,熄灭篝火,确定没一点火星了。才拖着疲惫地身躯往驻地赶,在林间穿行了两小时,依稀看到驻地的位置了,我们听到了“噢噢”的呼喊声---是同伴在寻找我们,我们赶紧“噢噢”的回应,不久,老王他们找到了我们,带了烟和吃的给我们,我的眼眶不觉湿了,同伴刘勇、张小江、何敏他们也是一夜未眠,他们心系我们的安危,祈祷我们平安归来!回到驻地,看到他们一张张关切的脸,我欣慰地笑了。但是我听到一个令人更加吃惊的事,小江昨天过阳山河时差点被河水冲走,幸好他反应敏捷,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不过最终还是坚强的蹚了过去。我对小江他们说,以后不可以这样了,如果有危险,这线不跑也罢,人安全了比什么都重要,人应该放在第一位,工作放在第二位。
       丹堡河全线跑完只占“猫调”工作量的近三分之一,未来的路艰难到什么程度我们只能边走边看,我想说的是希望人们能理解我们的工作,我不想听到有人说,这工作是你们应该干的你们的工作困难与我毫无关系云云,这样的话我真的不想听,那样会让干工作的人心寒!
                                     之二 民工
        7月15日,民工王鹏斌带我跑0821线。由于露水大,等到9点30分才出发。一路下行直达阳山河谷行程约一小时,河水最近下雨涨了,过河齐腰,我们把裤子脱了,里面装了碗大石头奋力扔过河。河水冰冷得像冬天的河,让人痛彻心扉。上山基本无路,爬行得很缓慢,每爬四十分钟我们都要歇一气,喝口水,再爬行。约三小时爬到点位上了,在拐弯处因塌方变成悬崖,路线只能中断了。下山比上山还难走。王鹏斌提了砍刀在前面带路,很是照顾我,每遇藤条、歪枝,就用刀砍过。在坡险处,他找到比较坚韧的树根,用眼神示意我抓牢,以免摔倒。我们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前行,有时背坡无树无根时,只有靠抓草侧行。青草易断,只能一手支棍一手抓草,还不能太用力,只要保持平衡性就行了。王鹏斌边前行边用刀尖剜出一个个小平台,以便让我踩的稳实些。我真不敢往下看,那不见底的深谷会令人心惊胆战。
                                          环 境
       白水江自然保护区的山有别于其他地方,从海拔595米的碧口盆地到4072米的驼峰山,山高林密,路途陡峭险峻,“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是这里的真实写照。而我们这几十名调查队员,身负使命去寻找大熊猫踪迹,全区19万公顷的每一道山脉、每一条沟壑,都要走遍、穿越。烈日、雨露、饥渴、伤痛、汗水、劳累无不一一经历。每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驻地时,等待我们的不是柔软的席梦思, 更不是美味佳肴,面对的是一堆篝火,一个地铺或者一个崖窝。晚上睡在地铺上,面对点点繁星的夜空和静谧的山林,却是难以入眠,地面很不平坦,坑坑洼洼的,又加之鼾声此起彼落,就这样一根接一根的吸烟,很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可是没有信号啊。这时的心情真想飞越这山谷,穿越这茫茫的夜空,回到家里。
       平时我听到这鼾声是最难以忍受的,但此情此景是可以理解的,它表示困顿、疲劳和头不能安放于枕的反应。上山下河,跳沟过涧,长时间的长途奔赴,在这里真的是一种意志的体现。当我踩着山径一路攀登时,才真正懂得:只有一步一个脚印,才能抵达理想的峰顶。人的一生要走无数的路,有时爬山,有时涉水,有时过江......命运若山经。路,是人走出来的。唯有用辛劳的步履踩出路来的人,才能成为掌握命运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