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官方网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 :主页 > 熊猫天地 > 熊猫保护 >

熊猫保护

亲历大熊猫栖息地的地震

* 来源 : 陇南日报 * 作者 : 杨文赟 * 发表时间 : 2014-12-05 10:03 * 浏览 :

    陇南市武都区及文县白水江保护区是我国最大的大熊猫自然保护区。2008年5月3日,我带领一个工作小组接替在山上已经开展20多天大熊猫监测的工作队员。根据大熊猫活动的规律,我们在让水河竹园沟下面海拔2200米处安营扎寨,开展大熊猫专项监测和研究工作。我选定了一个制高点,下面是万丈悬崖,可以看到很开阔的区域。8日已经有了前兆,只是我们不知道是地震即将来临。首先是晚上有二万只左右飞蛾投火,我们取暖用的篝火上被烧焦的虫子臭味刺鼻,感到非常不正常,护林员老高说有灾难发生,我们想可能有大暴雨,我告诉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有危险情况就返回。此后两晚有老鼠在我们卧篷里乱跑,咬纸箱及挂面等,不顾我们的惊吓。11日,野生动物活动频繁,在观察点东面有一群50多只金丝猴从摩天岭海拔2500米处向山下迁移,在15日我们在海拔1500左右又见到了这群猴,当时余震又发生了,活跃且叫唤的猴子立即安静下来,抓住树干不动。它们选择的地形平缓,山体很坚实。猴有比人聪明的地方,它们已经预感到了灾难要来临,只有我们人类还无法确知地震的发生。我抓住机遇开始拍摄,虽然距离远,但地震时拍到金丝猴的照片,目前全世界应当都没有,后来选了两张放在白水江保护区网站上。另外11日在西边滴水崖处有10多只藏酋猴向山顶迁移,这边山特别陡,坡度80度左右,地震时塌方的可能性很大。6点多有一只苏门羚也从这个悬崖向别处活动,这些迹象表明野生动物对地震是有感应的。观察点附近发现了两处大熊猫做的新鲜简易窝,开口分别是向平缓的上山坡和山梁的,和大熊猫地震时容易跑向安全地点相吻和,但是否是巧合还是一个谜。
  12日早上8点多我们吃了点干粮,分三个小组继续开展工作。由于11日看到的动物多,我特别希望12日能看到更多的动物。可惜一直到12点,还是什么动物都没有观察到。山上冷,又不能生火,心情有些沮丧。带上山的挂面等不多了,面粉还多,我让老高去营地做个擀面杖晚上做饭用。老高不同意,说把我一个人留下不放心。我说没问题,一个人更容易观察到野生动物。老高没法,只好回营地。14点左右,我吃了点馒头,喝了茶水。还是什么动物都没有,我感觉身上有点困,想睡觉了。这时突然我感觉到大地有一点颤动,我来精神了,以为有大型动物要经过,准备拍照片。接着使我由困惑到恐惧的是地面震动越来越大,开始小的时候,我以为是羚牛来了,接着大了,我想大象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动静,再接着意识到是发生地震了。由于我所处地方极易塌方,我立即向次山脊平缓的地方跑。可惜这时腿根本不听使唤,没有劲,我用手紧紧抓住竹子向前挪。此时地动山摇,到处如放炮般塌方的声音震耳欲聋。无论是参天大树还是无名小竹,都像一个个变形的弹簧摇摆着。地震波向魔鬼一样从东向西穿过,地上的落叶都在跳舞,像波浪在翻滚,巨大的地音加上树木摇摆声,像特大暴风雨的声音,又像世界末日来临。山体也在大幅摇摆,有几次整个山体就要甩到山下去了,可是一下又摇回来了。我心想今天是没命了,被这么大的山埋了,尸首都难找。可是面对死亡,心里还是不怎么怕,此时我想往安全地点多爬一步,生存的希望就大一点。我爬到一棵大树下,抓住了突出的树根,可是感觉树根就要从地上拔出来,摇得很厉害。往前一看,也是悬崖,心想如果崖跨了,树倒了,我也得下去,就尽力往前爬。不知爬了多少时间,我感到地震小了,声音也小了,我就大声喊叫,想了解其他同伴是否安全,过了一阵听到有人也在大声应答,心里好受了许多。又过了一阵,同事焦辉和老高已经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出现了,我们都还活着,十分激动。地震还在继续,我让他们不要过来,山体随时可能塌方,等地震小了我们再会合。
  晚上我们轮流值班,预防塌方和山上的石头。大家交流着地震时的情况,十分感动,有惊无险。焦辉当时在一个乱石丛中,大量石头向他袭来,他们机智地躲在一个大的石头后面才幸存下来。我心想还是命大,如果没有这块大石头,或者大石头滚下就完了。如果地震早十几分钟,在我捡茶杯过滤网时发生,我也就完了。5月13日早上,余震还大,我去前几天所在的观察点看了下山下社区的情况,发现我呆的地方已经塌方,远处竹园村山上的茅草房倒是没倒,我回来告知民工,山下问题不大,让大家稳住心,我们的去路已经塌方,没法回去,只能等地震小了重新选择一条路回去。16日我们下山的时候,发现次山梁上也有50多公分的裂缝。地震使电台用的中继台毁坏,大家十分担忧家人的安全,经过8个小时的越野行动,来到可以收到信号的一个次山梁。我们终于和单位联系上了,单位上人都很高兴。我边走边拍摄地震后保护区的景象,听到前面同事们大声呼喊让我接电话,原来是我媳妇和女儿在找我,在电话里我听见了她们担忧的哭声。局领导让我们安全快速回来,下到村庄后发现民工的媳妇们大多都哭红了眼睛,她们已经认为我们没多大的生还希望了。社区房屋的墙都倒了,只有木架子赤裸地立在地上。民工老范的媳妇在哭,女儿天天用望远镜看着我们上山的路,老高媳妇眼睛也是哭肿的。经过竹园村的时候,我们知道小村已经有5个人遇难了,路上全部是大石头,还不时往下落。在我们经过的一个路段,有两个姊妹抱着一个孩子被滑坡掩埋去世。在路边的田地里,一个大的石头滚下,无情地夺取了在辛勤劳动的一对夫妇的生命。我让大家每30米一人分开行走,以便观察,同时避免滑坡使我们全军覆没。
  回来后开展抗震救灾,才知道灾情太大了,也不想那可怕的一幕了。各级领导和全国人民给灾区给予了无私的救助,香港海洋公园保育基金支持我开展地震对大熊猫生境选择研究项目。与许多失去亲人的同胞相比,我们是幸运的,也感谢大熊猫给我们带来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