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官方网站 今天是:      

文学作品

静静的小团鱼河

* 来源 : 甘肃日报 * 作者 : 李世仁 * 发表时间 : 2015-10-08 10:26 * 浏览 :
       小团鱼河,古时称盘鱼河,为文县八河之一,发源于武都县枫相山,由苜蓿河、化坪河、红土河、土地沟几条小河组成。流经中庙乡大水村,从后坝村河口注入白龙江。这里幽静、聘心悦目,宛然世外桃源。
       离开大江进小河,有一个大水村,一个化坪村,我认识的是大水村。
       谷雨时节,一场春雨刚过,早阳初照,桐花像梦中惊醒一般舒开优雅可人的大花朵,在青枝绿叶间笑容满面。路两边的刺玫花,一架接一架,数华里不绝,芬芳馥郁,地上小草的嫩手掌闪亮着水晶般莹露,大地溢满灵气。
       小团鱼河唱着跳着,宣示它奔向白龙江的如歌情怀。河道几乎是台阶式,石头阻止水,水偏不屈服。石头密时,聚水为潭,水从巨石缝里泻出,成了一帘或宽或窄的瀑布,似匹练,似银墙,刚烈倔强;石头疏时,河水或避石绕路,或寻寻觅觅,柔性之至,用它的激越与舒缓构成一曲美妙的交响乐章。
       在人们眼里大自然也有美丽的、让人畏惧的、可恶的一面,但是,它们本真、无私,与天地一气。在人类发展史上,人们在庞大的共同体里,如尘埃一粒,却以主宰者自居,把供给生命的源泉,无限饕餮,饱食之余,任意涂抹,只索取,不尊重。日短年长,满目疮痍,自然积聚的怨气有时会冲动天地。
       这里沾了闭塞的光,阒无一人,一步一景,有种处女的娴态。既有绿树野卉提升精神,又有阳光普照温暖身体;既又有鸟儿在头顶飞旋,又有惠风和畅。石蕴玉而山辉,水含珠而川娟,足可养精,足可蓄锐,足可过滤浮躁。约三两友人到溪旁或一觞一咏,或拾翠寻芳,不但是对感官的洗礼也是人生一大享受。
       这里没有裸露的黄土,到处都是绿树丛林。你在林荫中行走,似乎见不到村庄,其实不然,农户三三两两隐伏于林下,那里树木高大,那里竹林婆娑,那里便是人家。山坡林地所有植物,都以它们妙曼的身躯鼓舞你,惬意难以言状。
       正当我们随山弯左旋右转时,布谷鸟努力啼叫开来,循声望去,前面一座农家院,河畔一片茶园。这就是出了名的大水村生态茶园,从这里起始到排子崖,茶园绵延。大水茶,无污染,广受市场青睐,每块茶园里都有戴白色粉色遮阳帽,穿五彩衣裙的采茶姑娘,她们的巧手正在收获希望。
       小团鱼河在一个叫庙弯的地方恬憩,一潭幽幽碧水之上,高高矗立一株铁坚油杉,使这个小村庄如梦似幻。苍劲高大的铁坚油杉,已有一千多年树龄,身高26米,胸围6·4米,树身枝繁叶茂,树的一枝伸出崖下,仅枝围竟达1·5米,远观如赳赳武夫,这可是中国特有树种,虽无亲无朋,它却使团鱼河因此而提升了品位。
       小团鱼河海拔低,山深厚,是一块极富生机的生物基因库,不说草本,只说木本就有铁坚油杉、油樟、乌桕、楠木、七叶树、秦岭冷杉、香叶树、青檀、华山松、银杏、香果树、杜仲、连香树、水青树、南方红豆杉、穗花杉、油桐……林多藏兽,视为珍贵级别的羚牛、金丝猴成群结队,成为秦岭西端的动物王国。
       早年,这里并不缺乏与外界的沟通,排子崖村 前,有一座被掘开的古墓,墓穴为依山穿堂式,宽三米,近两米高,墓前斜躺一石碑,碑文字迹不是传统竖排,是横排,上部是汉字,下面的文字好像是藏文。从已识文字看,墓主名讳已缺失,只有“万历三十二年八月”最为清晰。我曾访问过八十二岁的张姓老人,他说,别看现在大树密匝,过去是过武都的一条大路,从这儿进仁义店,一路都有墓葬,古村遗址,可见昔日不但人口众多通衢大道也并非妄言。
      一位姓何的农民谈及他的家世时,不无感慨地说,不要看现在只剩山林树木,过去也曾人文辉映。他的祖父何光辉就是清末秀才,他家对门坡上,还有一位贡生的坟茔,我想,一个十来户人家的小小村庄出两个文化人在山外也属罕见。
       这天夜里,我借宿张银富家,晚饭后,听主人讲金丝的故事。他们家后山就是金丝猴的暂居点,每逢入冬初雪,四月春雪,一百来只猴子都来这里欢聚几天,场面壮观、精彩,令人惊叹!他说:“要是你们碰上那机会就好了,我们白人看,都很有意思,一群猴中有头猴,有放哨的猴,好像是一家一户在一起活动,母猴把小猴抱在胸前,一点都不放松,公的为母的理毛、采食,和睦得很。”
       半夜里山风呼啸,大雨倾盆。有人说,世界的面貌是岁月动态的集成,万能的宇宙,万能的阳光,万能的风雨雷电哟!你把世界改变,你把世界修复。
        雨停了,我披衣出门,寰宇清朗,山川光辉,扑入襟怀的是,月漉漉,碧海青天。
       万籁俱寂,素洁无暇,只有苜蓿河水哗哗流淌,我对着月光,吸纳着沁人心脾的清爽。

 
    






下一篇:“熊猫村”纪事 上一篇:山月惊梦